分享生活指南_最新时尚信息

AndyRubin的黯然离场:他为何非走不可?

AndyRubin的黯然离场:他为何非走不可?

一周前,Google 宣布 Andy Rubin 将调离 Android,加入一项秘密计划。决定一出,业界哗然,Google 内部员工亦震惊不已。然而,Andy Rubin 的离去并非突然,他的秉性、才能,他对 Android 的帮助与侷限,都成为他离去的伏笔。很多人猜测 Android 之所以叫 Android,是因为它听起来和 Andy 谐音。这个猜测只对了一半,并非发音相近,Android 正是 Andy Rubin 的绰号。早在 1989 年,Andy 还为苹果工作时,他的同事就给他起了这幺个俏皮的绰号,因为 Andy 对机器人有着狂热。直到 2008 年,Android.com 仍做为 Rubin 的个人首页而存在。

Rubin 对 Android 的意义不言而喻。去年六月,流言纷传他会离开 Google,转投创业公司 CloudCar。鉴于他对 Google 的功绩,以及在 CEO Larry Page 核心集团内的特殊地位,谣言扩散极快,惊慌四起。人们纷纷议论他走后的 Google 该走向何方。Robert Scoble 甚至写道:“Andy 这些年为 Google 做了多少事啊!”

Rubin 很快现身灭火——宣称 CloudCar 只是自己洛杉矶育成计划里的一间创业公司,其创办人是自己的好友。“我从未想过离开 Google”,Rubin 在自己的 Google+ 上写道,末尾附上“27 号的 I/O 大会见!”。去年 I/O 大会,Rubin 仍是舞台之主,他的名字和 Android 同列,毫不违和。

然而周四,Page 就宣布 Rubin“决定移交 Android,开启在 Google 内的新篇章”。Rubin 给开发者寄送邮件,表达了相同的意愿:“在我内心深处,更想做一个企业家。”

Rubin 没有离开 Google,但他将不再和 Android 有任何关联——Android 的庞大超乎 Rubin 的可控範围,Rubin 对 Android 亦深感疲惫。

天才之能,天才之累

十年间,Rubin 一手将 Android 从白纸上天马行空的想法发展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智慧型手机作业系统。超过 7.5 亿装置置入 Android,超过 250 亿的 app 被下载,绿色的小机器人标识和被咬了一口的苹果辨识度相当。

然而,盛名之下,Android 却前路难

明,荆棘遍布。平板电脑市场上,Android 市占率跟 iPad 相去尚远。而 [email protected] 计划,又似乎操之过急。儘管 Google 坚持开放系统理念,却无法从中获得实际利益,甚至让自己的竞争对手 Samsung 抢占行动设备市场,赚得盆满钵满,超越己身。

“就连微软都比 Google 更懂得如何在 Android 基础上借助专利赚钱。”分析师 Michael 不无嘲讽地说道。在其它领域内,Google 也几乎失去对 Android 的控制。Amazon 的 Kindle Fire 搭建在 Android 基础之上,他们的 Amazon app store 却在和 Google Play 竞争。

没有人会否认 Rubin 天赋异禀。他既有建筑师之才,又有尝试不倦、勇于突破的骇客精神。进入 Google 之前,他做过苹果的工程师、微软的经理,又独立创业,带领两支创业团队走向成功:一是 Danger,一是后来的 Andr

oid。

“我乐于和 Andy 共事,因为他有惊人的才能。他极擅长于设定宏大的目标,哪怕早期看似癡人说梦,最终他总有能力调动小团队,把不可能变成可能。”Google 公用建设部资深副总 Urs Hölz

le 说,“他是天才型人物,没有他,我不认为还有谁能造就今天的 Andr

oid。”

但 Rubin 一直不愿,或者说不能,让 Android 成为 Google 的印钞机。Samsung 製造出远销海外的 Andr

oid 智慧型手机,Google 却无法从中获得一分利润。“Andy 是个天生的独舞者。他不断奔向心中所想,无谓的人事皆不入眼。”曾与 Rubin 共事的一位业界人士说道,“但是 Android 必定会成长到某种的规模,那时它离不开团队内部的互动、合作、协调,甚或需要强力的外部资源支撑。事实证明,Android 成长到这个阶段时,Rubin 发现自己失去了掌控力。他开始举棋不定,看不清航向。”

Danger 往事

Rubin 和他创立的 Danger 被看做首台智慧型机之父。在网路泡沫的年代,他的产品一鸣惊人——支援网路的智慧型手机,拥有自己的 app 生态系统。他本人则更加特立独行。工作室附近停放着他的麻雀电动车、Segway,以及 Pole Position 式的电子游戏机,还总时不时地捡回萤幕颜色不同的手机。诸如 Rich Miner、Steve Perlman 甚至是 Steve Wozniak都会忍不住驻足观看。

在 Danger 的四年中,Rubin 从未间断过战斗,从不喊累。“他极力掩藏自己的疲态,”Danger 时期和 Rubin 亲近的一位同事说,“我曾见过他工作至深夜,几近虚脱,第二天却依旧换上乾净的衬衫去上班,仍能在採访和商业会议中应对自如。”

Danger 的科技实力,远远超出它所属时代的想像力,却在实现商业价值方面步履维艰。“他们勉强维繫着公司的生存,”Runbin 的前同事说道。直到 2003 年,Rubin 被投资人剔除出局,通信业老手、精明的生意人 Hank Nothhaft 接过权杖。

“当时我们有一个超棒的产品,即将推出市场,因此我们找来 Hank。只有他知道如何处理这幺大的生意,和合伙人打好交道。”Danger 的前投资人 Rees 说,Hank 才是能带领这间企业上一个台阶的 CEO。

离开 Danger 不久,Rubin 就着手 Android 的研发。就像那句话所说,“他不会逗留太久”,Rees 回忆道。

Google 岁月

2005 年,Larry Page 买下仍属雏形的 Andr

oid,Rubin 就此加盟 Google。但 Sergey Brin 和 Eric Sc

hmidt 一直同 Android 保持距离,他们不懂行动领域。Page 却对 Rubin 开放行动作业系统的远见讚赏不已。他甚至觉得 Google 可以推动全球範围的手机革新浪潮,哪怕困难重重。

Page 坚信 Android 对 Google 意义非凡,Rubin 却半信半疑。他感受到 Google 内部结构的鬆散,企业文化的疯狂,以及最初的不适。就连他把限量

版德国汽车送进修理厂,于崇尚平民主义的 Google 人而言都像炫耀之举。

在外界看来,Google 快速收购 Android 的举动似乎预示着他们进军无线领域的决心,但 Google 自身不愿坦露过多细节。Rubin 进入 Google 的领导层,担任行动数位部门高级副总裁。他带领产品研发,寻找合作伙伴,和贾伯斯成为盟友。

但 Android 的诸多努力最终都不甚了了。彼时风风火火说要组建引领行业标準的 Open Handset 联盟,最终却被 OEM 巨头瓜分平台。Android Update 联盟也曾尝试协调系统更新时间,却以失败告吹。Rubin 赞成的 Motorola 收购,至今无法为 Google 实现获利。

CFO Pichette 说,Motorola 怎幺看都不符合 Google 一贯崇尚的新奇标準。而这起收购案

带来的大肆报导,又令 Google 陷入沸沸扬扬的专利诉讼中。

Google 不愿透露现在有多少员工为 Android 工作,可以肯定的是,它的规模已是最初 Rubin 带来的 8 人团队的几十倍。超过 200 人的 Google+ 资料填写的是 Android 或 Google Play 员工,但真实数据可能还要更多,2010 年时就有 200 到 250 人的规模。相比之下,Rubin 离开 Danger 前管理的只是刚过 100 人的团队,他还没当过这支团队的 CEO。

交出权杖

Google 对 Rubin 的去处缄默不言,但外界的揣测纷纷指向 Google X 研发实验室。这位乐于发明东西的 Andr

oid 之父,已拥有 11 项专利权,以及一堆专利申请书。他对硬体有天生的热爱,尤其是可以拍照的硬体。在微软的时候,他总是偷偷走开,回到自己位于洛杉矶的实验室,在氖灯管的照耀下敲敲打打。实验室窗户上的标语忽隐忽现:Robots that kill.

苹果时期,他骇进公司系统,告知同事股票价格。在 Danger 时,他从网上收集各式各样的图片。“他的车上布满了插件。他的家里也是。”Rees 回忆道,“他喜欢可以触摸的酷玩意儿。”

脱离 Rubin 后,Android 将被交到资深副总 Sundar Pichai 手中,他同时还负责 Chrome 和 Apps 两个项目。融合 Chrome OS 和 Android 的猜想由来已久,如果真能如此,Google 就能将 PC 与行动装置的软体统一起来,创造出类似 Pixel 这种可以触摸的笔记型电脑。Google 也表示这两个作业系统未来可能融合,但目前一定不是最佳时机。

Page 希望 Google 产品线能连贯统一,如此不仅有利研发,也有利市场。但对 Chrome OS 和 Android 这支团队而言,融合之路困难重重。它们的风格不一,目标不同——Android 团队习惯飞快的工作节奏,他们必须不间断地工作才能升级软体、修复 bug、赶上行动网路迅猛的发展步调。

而 Pichai 则兼具冷静和战斗力。作为产品经理,他把 Chrome 浏览器一路做到行业顶尖,同时还能兼顾 Google 的专业产品 Apps。若 Android 和 Chrome OS 团队合併,必得经历阵痛,才能达到稳定之态。对此时此刻的 Google 而言,融合绝非明智之选。Android 换将之后,Pichai 让 Android 走向盈利的任务呼之欲出。他得完成 Rubin 未竟的任务。

距离今年的 Google I/O 大会只剩两个月,门票一如既往地被一抢而空。现在,人们都翘首以盼地期待 Google 宣布点什幺,但猜测已经太多。分析师 Gartenberg 说道:“其实 Google 也未必清楚自己想做的是什幺。尝试是肯定的,这需要一个过程。有一天我们会和 Google 一起恍然大悟 ‘ 喔~原来这就是我们想要的'。”

Tips: 更多本日精选网路新闻 http://share.inside.com.tw/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